滚滚小说
会员书架
首页 >玄幻小说 >我的都市武道加点人生 > 第七十一章 追杀

第七十一章 追杀

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

红鹰国,边陲边境。

寒带的高山松林阴阴沉沉,清晨的冰露挂在松针的尖头。

半山腰,一个林间小屋,大概是供上山猎人居住的小木屋里,壁炉烧着火炭。

两名男人坐在屋里,身上还有未干的血迹。

看上去颇有些狼狈。

“这些狗崽子,每次跑不远就能找上门,鼻子比狗还灵。”拓跋雄吐了口血痰。

坐在旁边,一袭白袍已经泛灰,脸颊和下颚金色的胡须长且杂乱,眉宇间带着深深的疲色。

“因为他们能从头顶的卫星监视我们。”

“你们圣吉利国,不会高层全部变成那些鬼东西的狗了吧。”拓跋雄嘲讽道,“你说,现在世界上除了你们圣吉利国,还有多少国家的上层被那些鬼东西蛊惑了。”

白骑士沉默,“我不知道。”

“连你这位赫赫有名的封号骑士都差点被控制,我觉得局势可能不太好。”拓跋雄看着白骑士,“等我们出了边境,进入北蒂国,然后横穿北蒂国,从东南方向南下,就能回到观星国了。”

“嗯。”白骑士嗯了一声,逃跑的全程他都不怎么说话。

拓跋雄也不在意,这家伙就是这么一个性格。

“走吧,休息够了,继续出发,免得一会儿又追上来了。”拓跋雄起身,去拉开木门。

“谢谢。”坐在后面的白骑士忽然说道。

突然,白骑士闷哼一声,坐在地上的他疼得摔倒在地。

他背上,那东西高高隆起。

拓跋雄停下脚步,回头皱眉,望着倒在地上的白骑士。

撕——

布帛被撕裂。

两条黑影从白骑士肩膀后刺出,这一路白骑士再怎么辛苦,哪怕战斗也不愿将身上的白袍脱掉。

虽然从偶尔的一些动静来看,白袍下面藏着东西,但既然白骑士不说,拓跋雄也没问过。

现在,拓跋雄终于看清楚了下面藏着的是什么东西——两条像是昆虫节肢一样的东西,通体黝黑,在壁炉火光的照耀下,泛着金属般冷冽的光泽。

每条节肢都有三节,最顶端是像匕首一样的尖钩,而在节肢的背面还有锋利的倒刺。

“别、别看

作为恪守骑士信条,遵守谦卑、荣誉、牺牲、公正、英勇的白骑士来说,身体里长出这种奇怪的东西,就像被地狱里的恶魔附身。

实在是他难以接受的。

尤其是在曾经与他惺惺相惜的对手面前露出这一面。

“不就是长了两个爪子么。”拓跋雄收回视线,实际上他早就有猜测了,虽然亲眼目睹人身上长出这个还是有点悚然,但脸上却是没有露出一点异色。

“我还以为是多大不了的事,这么一点屁大的事你就接受不了了?哦我忘了,你是一个从小就被骑士团收养的死宅。”拓跋雄毫不留情的吐槽。

自己当初怎么输给了这种“单纯”的家伙。

拓跋雄无奈。

撕——

白袍又被两条节肢撕裂,白骑士穿在身上的长袍变成了破破烂烂的乞丐装。

原来

拓跋雄心道。

“那你还可以走路吗。”拓跋雄问道。

“当然走不了了,不止是他,你也要留在这里,喔

拓跋雄转过头,瞳孔收缩。

不知道什么时候,窗户外,站着一名穿着紫色镶边黑袍的女人。

女人深褐色的长发披在肩后,从脊背上长出了六条和白骑士身上的足肢类似的昆虫节肢。

此刻,这名女人正用一种贪婪而又灼热的眼神,上下打量着拓跋雄。

拓跋雄被盯得恶心,但心底却是打足了十分的警惕,这个女人他也是第一次见,看其穿着,和一直追杀他们的那群人应当是来自同一个势力。

这个女人的能够悄无声息的出现在这里,他甚至都没察觉到她的动静,在身法上绝对恐怖。

“哦嚯嚯嚯嚯~”涂抹着深紫色口红的女人发出诡异的笑声。

随着她发出笑声,她身后的节肢也微微伸缩。

“芬尼,被我寄生的子体里,你是第一个能挣脱母体控制的,我不知道该说你天赋异禀,还是寄宿在你身上的子体天赋异禀。”

芬尼,就是躺在地上的白骑士的真名。

白骑士从地上慢慢爬起来。

木屋周围的树林里,传来急促的脚步声。

一道道身影从周围围绕过来。

这些身影都穿着黑色长袍,不过他们身上的黑袍都是红色镶边,正是之前一直如跗骨之蛆纠缠着他们的家伙。

这些黑袍人速度、力量都奇大,铜皮铁骨,每一人的实力都堪比宗师,他们体表坚韧的皮肤对罡气有一定的抵抗力。

“这到底是什么东西。”拓跋雄皱紧眉头,他生活了这么多年,哪怕依靠拓跋家的势力,却也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东西。

“当然是高贵的神了。”女人把玩着手上的美甲,鲜红欲滴的红甲轻轻划过唇角。

“看来,你们那边的动作还很慢嘛,这一次,是我们领先了一步。”

“像你们这种强壮的战士,天生就是最佳的仆从选择。”女人悠悠说道,“沦陷是你们必然的结局,何必挣扎呢,早日加入我们,也能为你们身后的家族、势力谋取一份富贵。”

“真的能跑,大人,和这样一群卑贱的东西废话什么,芬尼,你居然敢背叛我们,那就做好死的准备。”

话音落下,远处的密林里,一道模糊的黑影从高处高高跃下。

轰!!!

地面微微一震。

溅起大片泥土与针叶。

弥漫的尘土中,一尊接近两米二高的光头壮汉阔步走出,浑身肌肉虬节仿佛树根,背后延伸出四条节肢。

“别打死了,我还要活的。”女人慢悠悠说道。

“遵命,大人。”

在阴沉的天色下,光头壮汉灰白色的皮肤弥漫着如若大理石的光泽。

“森德。”拓跋雄认出了这个男人。

在sd终极武道大赛曾经最高历史排名第四十六的选手,代号暴石。

退役之后行踪成谜,一些人认为他厌倦了打打杀杀的生活,隐姓埋名,而类似于森德的这种退役选手可是有不少。

难道都

拓跋雄心底一沉。

脚下地面一震。

暴石化作一道狂暴的黑影冲向拓跋雄。

点击切换 [繁体版]    [简体版]